全国最大安置点

卢氏县还采取贫困户入股分红、承包租赁、劳务就业等形式,带动3500余户搬迁户就地就近创业致富;引进林海兴华食用菌加工、金海食用菌种植、科尔沁肉牛养殖、三阳畜牧等一批重点龙头企业,带动搬迁群众4200户。引进天猫、京东等电商企业52家,培育出口企业7家,建成村级电商服务站180个、党建+电商+扶贫示范点23个,辐射搬迁群众千余人。

易地搬迁,扶贫车间建起来

今年是易地扶贫搬迁三年建设任务的收官之年,建设任务搞得怎么样,年终将进行考评。省发改委介绍,将聚焦住房建设、配套设施、拆旧复垦、搬迁入住等重点任务,采取重点考核与抽查的形式进行考核,及时发现问题,推动和提升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质量。

在发展各类种植、养殖等产业外,每村均配套有“扶贫车间”或“扶贫作坊”,玩具缝制、手工编织、零部件粗加工等一批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全区开花,带动贫困户增收。

在建设易地搬迁安置社区的同时,卢氏县也加快基础设施配套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完善。实施了坚强电网工程,建成10千伏中低压配网及220千伏变电站,保障了搬迁群众的生产生活用电。实施了通信快捷工程,累计投资6800万元,实现所有安置点手机信号、宽带网络全覆盖。实施了道路通达工程,建设道路96条234.4公里、桥梁9座282延米,实现了所有安置点道路互联互通,搬迁群众出行便捷。实施了安全饮水工程,完成所有安置点安全饮水工程,建设卫生室24个,文化活动中心(广场)55个,整合教育资源,实现了安置点小学和幼儿园全覆盖。

小区附近,福银高速公路从前面100米处通过。十堰至西安高铁也将经过这里,郧西高铁站就设在不远处。搬进新房的王合云一家,对生活越来越有信心。

穷家不搬,穷根难断。不少地方将贫困群众迁出“穷窝”,重新安置到“靠近产业园、靠近集镇、靠近学校、靠近旅游景区、靠近交通要道”功能齐全的“富家”,也使众多贫困户对“好日子”有了新期待。2017年9月,十堰市郧阳区柳陂镇崩滩河村3组村民明刚,从崩滩河
3组迁入龙韵村A2-1-102居住,成为龙韵村扶贫作坊袜机维修员,并在龙韵村从事保安、保洁、保绿、保稳等工作,月收入3000元,实现稳定脱贫。

舍得给资源,搬到好地方。郧阳区把当地最好的地段拿出来建安置房,向县城集中,向城边集中,向乡镇集镇集中,向交通便利集中。青龙泉社区离县城只有6公里。小区周边的配套完善,有幼儿园、市民活动中心、超市、医院、企业、菜地等,方便居民入学就医,生产生活。

从深山老林到四区一村,大手笔斩穷根

22岁的辛娟娟初中一年级时,不幸从二楼楼梯上踏空摔下,手和腿多处骨折,落下残疾。辍学后,身残志坚的她,在电脑上自学打字,写小说;看电视剧跟着练习,能说一口标准流畅的普通话;在手机上学英语,能写英语作文。她还自己设计情侣衫在网上销售,受到网友喜爱。

今年底,我省32.31万户、89.08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将全部建成。从12月7日召开的省易地扶贫搬迁工作领导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获悉,我省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主体完工率已达97.5%,年底前,将完成剩余27.61万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建设“收官之战”。

走进安阳口社区,“搬出山旮旯,挖断穷根根”“真扶贫,扶真贫”等标语十分醒目,社区环境干净整洁。走进11—1—1房赵英章老人的家,100平方米的房子宽敞明亮。“安全通道不能乱停乱放、高空不能抛物等,过去的习惯得慢慢改。”

我以前住在东明镇小湾村的后山上,4口人窝住在3间小土屋里,孩子上学要跑一个半小时的山路。现在孩子上了城里的好学校,来回还能坐公交车。贫困户赵爱文搬到西城小区安置点后,用创业贷款在县城中心的银基购物中心开了箱包专柜,每月营业收入2万多元。她说,这好日子真是看得见、摸得着,幸福满满。

转眼到了2018年。年初的一天,村干部和包户干部周昆上门,登记易地搬迁。惊喜之余,王合云心中生出一份忧虑:迁入村不给土地,自己又不会手艺,搬出以后靠什么生活?

易地扶贫搬迁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头号工程”,也是“五个一批”精准扶贫工程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全国有近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我省有89万人纳入易地扶贫搬迁,占全国近1/10。截至11月底,全省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主体完工率已达97.5%。

舍得下功夫,找到好出路。搬迁只是手段,脱贫才是目的。郧阳区通过推进“1+1+N”产业扶贫模式,帮助村民“拔穷根”。

同时,卢氏县积极探索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社会管理。易地搬迁社区推行楼长制,通过党组织提名、搬迁户推选等方式选定楼长、单元长,围绕物业管理、环境卫生、纠纷调解、文化活动等确定楼宇管理员、生产联络员、卫生保洁员、文化传播员、志愿宣讲员、生态绿化员等六大员980人,实现搬迁群众自主管理、持续发展。

再过几天,就是王合云在扶贫车间上班一周年的日子。这一年里,她家经历了搬出大山、乔迁新居、进厂做工、迎娶儿媳、喜抱孙子等几桩大事、喜事。

12月4日,十堰市郧阳区杨溪铺镇,现代化气息十足的青龙泉社区,建筑工人正在进行小区外围绿化等收尾工作。这是全省,也是全国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将接纳1.5万名搬迁户。8日、18日、28日,第一批易地扶贫搬迁居民将分三批喜迁新居。

李海停是官道口镇官道口村的党支部书记,镇区易地搬迁小区在村中心的位置,搬来了全镇18个村的300多户贫困户1000余口人。很快,大家就适应了。有我们党支部帮着,大事小事都能来找我们管,就如一个村里的人一样。李海停说。

扶贫车间老板张绪忠是香口乡本地人,前些年在新疆打拼,创立鼎盛吨袋厂,生产化工用的吨袋,年销售额6000多万元。2018年,郧西县吸引在外成功人士回乡创业,水、电、路、厂房等设施由政府负责建设,建好后提供给企业使用。考虑到生产吨袋所需的原材料聚丙烯,邻近的十堰郧阳区就有生产,张绪忠便把新疆的企业交给兄弟经营,自己回乡当起吨袋扶贫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兼任扶贫车间主任。

2017年,鲍沟村71户村民乔迁新居。青瓦白墙,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楼前的自留小菜园里,绿油油的香葱、嫩生生的小白菜生机盎然。村民龚万田在门口菜园采摘了几颗自己种的白菜,热情地招呼记者进屋喝茶:“以前住在山上,交通不便,环境恶劣,现在拥有一套这么好的房子,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国家的好政策!”

卢氏县是河南省面积最大、平均海拔最高、人口密度最小和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深山区县,当地人称一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多则三五户,少则一两家。作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天然林保护区和南水北调水源地,卢氏县以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为先,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现象尤为突出,实施易地搬迁成为贫困深山区群众脱贫的必由之路。

王合云的老家在山的另一边,离新家17公里,小地名叫香口乡沉西河村3组。在郧西县城里的人看来,那里是太阳落山的地方。

48岁的冯先兵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许多。他过去住在大柳乡双坪村1组的土房子里,交通不方便,挑水要走1公里。更让他闹心的是,自家种的庄稼,一不小心就被野猪吃了。之前长期挖矿,冯先兵患上尘肺病,妻子有精神分裂症,母亲也年迈体弱,一家人的收入全靠冯先兵打零工。去年,他家的土房子塌了,一家人在亲戚家借住。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他免费得到一套100平方米的新房,心里美滋滋的。

而作为河南省易地扶贫搬迁任务最重、难度最大的县,卢氏县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历练干部队伍的战场、干部作风的考场,全县勠力同心,展开史无前例的鏖战。由于地貌多深山少平地、灾害频发、发展受限,在规划选址上,卢氏县坚持做到避开地质灾害区、洪水灾害区、基本农田区三避开和靠近县城城区、产业园区、乡镇镇区、旅游景区四靠近,通过科学论证,规划城区、园区、镇区、景区、中心村四区一村集中安置点56个。

郧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湖北省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50140户147619人,重点贫困村84个,贫困发生率34.7%。

与香菇小镇同步建设的还有香菇交易市场、香菇贸易街、香菇主题文化公园,一个人居环境优美、产业功能配套,集休闲居住、香菇种植、观光旅游、市场交易、产品深加工于一体的特色名优香菇小镇正现雏形。

长短结合抓产业、依托龙头带农户、安置点前建项目、技能培训找出路,卢氏县实现了每个搬迁户至少有3个以上增收渠道。截至2018年年底,卢氏县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全部实现稳定脱贫。

作为安置点居民楼门栋里的楼长,王合云肩负着和睦邻里关系的责任,一早一晚都会在小区健身器材上健身,与邻居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