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瑶 李锦文 杨惠波)
镇安镇蛮告村位于云南省龙陵县城东北,全村12个村民小组,村民4000余人,其中生活在蛮告寨子的有8个村民小组,是全县村民人数最多的一个自然村。清水井位于蛮告寨子外,距寨子2公里,历史上一直是外寨8个村民小组的水源,村民们祖祖辈辈饮用井水繁衍生息,清水井对村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生产、生活用水不足,村民时常因用水问题产生矛盾,引发纠纷。
2005年9月,外六组杨忠宽、外七组陈云富等10户47人、第三人外七组尹进富等17户与外八组陈云海等20户就因用水问题产生纠纷,后经该镇法律服务所协调处理,达成了调解协议,纠纷暂时得以平息。
2007年3月14日,杨忠宽等以被告未严格履行调解协议,致使生活用水无法得到保障,将陈云海等起诉到法院,请求其停止侵害。
龙陵县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于5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发现当事人在诉讼中所争议的各组私挖乱接水管行为致水源不足仅是该案发生的一个表象,导致该案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争议地——蛮告寨子历史以来水源就不足,如果法院单纯地就案办案,根本不可能使用水纠纷得到实质性解决。
3月26日,法院办案人员到现场勘查,发现公共水源老清水井蓄水不满,水位线达不到接入尹家大井的钢管接头,致使尹家大井无法蓄水,清水井无法蓄水的原因在于水井外有新开挖的两个小水池,水渗入小水池后影响了蓄水。由于尹家大井无法积水,部分群众到尹家大井挑不到水,部分村民只能到有水农户家中借水喝,影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法院当即决定尽快与当地党委、政府和水务部门取得联系,经与镇安镇党委、政府联系,得知当地党委、政府及基层组织已多次组织村民寻找水源,该项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之中,且进入雨季,村民的饮水问题相应得到缓解。
为从根本上解决争议各方的饮水问题,经征询各方当事人意见,龙陵县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中止该案的审理。与此同时,龙陵县水务局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证明材料,证实发生取水纠纷的蛮告村外三至外八村民小组饮水工程,已经镇安镇党委、政府的反映被列为2006年第二批国债农村人饮安全项目,实施方案已报省水利厅,确保在2008年枯水季节来临前,保障村民正常用水。

8月的滇西雨城龙陵,连日大雨不断,使人难于想象这样的地方还会缺水。然而,在距县城26公里的镇安镇蛮告村12个村民小组的4000余人,却为争夺清水井村民互不相让。时隔一年,当云南省龙陵县人民法院的王家武、段应沛法官再次来到该村下访时,村民们像见到久违的亲人激动地道出心声:“过去,我们过大年和办红白喜事都要到邻村去去借水,多亏法官的帮助、政府的重视,如今我们村再不为水发愁啦!”
争夺清水井村民互不退让
镇安镇蛮告村位于云南省龙陵县城东北,全村12个村民小组,村民4000余人,其中生活在蛮告寨子的有8个村民小组,是全县村民人数最多的一个自然村。清水井位于蛮告寨子外,距寨子2公里,历史上一直是外寨8个村民小组的水源,村民们祖祖辈辈饮用井水繁衍生息,清水井对村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生产、生活用水不足,村民时常因用水问题产生矛盾,引发纠纷。
2005年9月,外六组杨忠宽、外七组陈云富等10户47人、第三人外七组尹进富等17户与外八组陈云海等20户就因用水问题产生纠纷,后经该镇法律服务所协调处理,达成了调解协议,纠纷暂时得以平息。
2007年3月14日,杨忠宽等以被告未严格履行调解协议,致使生活用水无法得到保障,将陈云海等起诉到法院,请求其停止侵害。
法官查实情案件得以明朗
龙陵县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于5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审理过程中,法官发现当事人在诉讼中所争议的各组私挖乱接水管行为致水源不足仅是该案发生的一个表象,导致该案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争议地——蛮告寨子历史以来水源就不足,如果法院单纯地就案办案,根本不可能使用水纠纷得到实质性解决。开庭前的3月26日,王家武法官和办案人员到达现场勘查,发现公共水源老清水井蓄水不满,水位线达不到接入尹家大井的钢管接头,致使尹家大井无法蓄水,清水井无法蓄水的原因在于水井外有新开挖的两个小水池,水渗入小水池后影响了蓄水。由于尹家大井无法积水,部分群众到尹家大井挑不到水,部分村民只能到有水农户家中借水喝,影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法院当即决定尽快与当地党委、政府和水务部门取得联系,经与镇安镇党委、政府联系,得知当地党委、政府及基层组织已多次组织村民寻找水源,该项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之中,且进入雨季,村民的饮水问题相应得到缓解。
为从根本上解决争议各方的饮水问题。2007年10月9日,保山中院新闻中心在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写成稿件发往中国法院网,迅速得到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经征询各方当事人意见,龙陵县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中止该案的审理。与此同时,龙陵县水务局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证明材料,证实发生取水纠纷的蛮告村外三至外八村民小组饮水工程,已经镇安镇党委、政府的反映被列为2006年第二批国债农村人饮安全项目,实施方案已报省水利厅,该工程在2008年1月便开始动工,历时4个多月主水管道架通。当看到清澈的水注入到水池后,村民们开心地笑了。
法律似盐民若水调出美味
法律似盐,百姓若水,两者相融调出美味。为把“大学习大讨论”活动引向深入,龙陵县法院把“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就要和老百姓零距离接触”视为工作目标,切实转变工作作风和司法服务意识。对一时难以解决的问题,积极组织人员进行专题调研,在实践中探索出一套化解纠纷的机制,使大量矛盾纠纷在诉前化解。与此同时,该院充分运用审判职能,将各项审判工作延伸到农村,把法律送到农村,把矛盾解决在基层,变上访为下访并组织法官和专职信访人员走村串户,到田间地头,对当事人耐心地做释法工作,力争把问题解决在萌芽、解决在基层。
临近下午,两位法官即将结束下访工作,天空中依然下着大雨,望着法官满脚的泥浆,村民们再三挽留法官再歇息一会,可他们谢绝了村民们的好意,踏上归程。再大的雨也挡不住法官前进的决心,沿着湿滑泥泞的山路,两位法官依然稳步行进在山间小路上。

5月3日中午,云南省彝良县角奎镇花桥村6户村民纠葛长达5年的相邻权责任纠纷案件,在彝良县人民法院法官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达成共识,得以妥善解决。
原、被告所在的羊角组地势较高,极为缺水。2005年原告刘某、童某经被告李某贵、李某文、李某、高某同意,在被告李某贵的地内挖一小沙井解决饮水问题。2012年发生地震后,被告等人所使用的水池被震漏不能蓄水,被告李某贵便在原告使用水的上游挖水池,导致原告所使用水井干枯无水。2017年2月,二原告在原告刘某的承包地内找到水源,准备挖水池使用。四被告认为原告所挖水池的地方会影响其使用的水源,便阻止原告施工,并将原告所拉的水管挖断。双方的纠纷经村、镇和派出所多次调解未果,诉至法院。
贫困村脱贫的基本条件之一便是通水。彝良县法院高度重视,立即与花桥村挂钩扶贫单位森林公安局联系,同时与角奎镇联系,共同协商整体解决老百姓吃水问题。5月3日,法官王艳会同村、镇同志一同到实地查看水源,主持协商。情理法交融的劝说,终于使双方认识到犟下去的不利后果,达成共同出资修建一个大水池,共同管理,共同使用的协议。

如果没有脱贫攻坚号令,如果没有千千万万的第一书记派驻农村,如果没有踏踏实实为民办事的好干部,那么我们农村的有些地方不知还要多少年才能生活幸福。刘佰武是千万驻村第一书记的普通一员,他的事迹却让人赞颂。

2月22至23日,州委副书记、州长杨福生率领州委、州政府工作组到蒙自县农村查看旱情,指导抗旱救灾工作。
杨福生指出,面对严重旱情,要全力以赴抗大旱、保民生。
在两天时间里,杨福生一行先后辗转冷泉镇和雨过铺镇的广大农村,进村寨、入农家、到田间,查看旱情,访贫问苦,问计于民。州委副书记杨立华,州委常委、蒙自县委书记张涛,州政府秘书长马文亮陪同视察。
在冷泉镇老哈都村,杨福生一行查看了村集体蓄水塘和农户水窖蓄水情况。当从村民口中了解到县政府不前久组织的送水活动暂时解决了村里的人畜饮水困难时,杨福生要求县、镇两级政府继续关注农村饮水问题,尽最大努力帮助群众渡过用水难关。
在冷泉镇鸡白旦村委会凉水井村,杨福生一行先后查看了村民生活用水和农业生产情况。当了解到该村的烟地灌溉水窖,在解决农村用水方面发挥了较好的保障作用时,杨福生十分欣慰,他鼓励村民要坚定抗灾信心,搞好生产自救,合理利用仅有的水源,抓好农业生产。
雨过铺镇是蒙自县的甘蔗主产区,但去年以来整个甘蔗生长期间的持续干旱,致使大部分甘蔗单株高度不到往年的一半,甘蔗产量锐减。杨福生走进观音村委会江水地村小组的甘蔗地里,查看灾情,向种植户了解收成情况。他鼓励农户李丙禾要千方百计克服眼前困难,为来年生产打好基础。
雨过铺镇他乍口村民小组的大水塘一直是全村大牲畜饮水和农业灌溉的主水源,但如今已近干涸,村里群众生活用水也已告急。
杨福生走进几户群众家的院子,查看地下水井存水量,了解群众用水节水情况。在雨过铺镇蚂蟥塘村小组,杨福生一行深入村民家中,现场查看井水水位,并向村干部李金林详细了解村民饮用水情况。
视察过程中,杨福生指出,旱情还在加重,面对严重旱情,各级党委、政府要全力以赴抗大旱、保民生。要切实安排好、解决好群众生活,加强灾情动态监测,严格灾情报送制度。各地要组织开展社会捐赠活动,广泛动员社会各方力量参与抗旱救灾,力所能及帮助灾区人民摆脱困难。同时还要加强疫情防控,加强水质检验监测,确保饮水安全。
杨立华要求,各地要扩大旱作面积,农业部门要广泛动员,及时组织技术人员深入旱区开展调查。要采取多项措施,因地制宜加强抗旱保苗。要把解决人畜饮水问题摆在首位,切实加以解决。加强抗旱组织领导,重视加强森林防火工作,做好水源调度和库塘管理,杜绝浪费,妥善处理好用水纠纷。

初到干沟村,问题一大堆

11月4日上午8点,笔者开车接上刘佰武直奔干沟村去。一路上,刘佰武给笔者讲起了他到干沟村当第一书记后的经历。

2016年3月,刘佰武被派到干沟村当第一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组织召开村支两委及群众代表会,要求代表们反映村上存在的问题,代表们争先恐后地说:我们雀笼山组不通公路,能不能把我们的路修通?干沟寨子脏得很,能不能组织人将寨子打扫干净?我们灶门坎组没有自来水,能不能帮我们接通自来水?我们鲁嘎组也没有自来水,我们也要接通自来水。能不能整点项目到干沟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