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与村干部一起对冷某一家赡养老人的问题进行调解,法官凭借多年的审判工作经验

湖北省竹山县人民法院官渡法庭位于竹山县南部山区,下辖官渡镇、柳林乡。近年来,法庭四名法官牢记“公正司法,一心为民”宗旨,用他们的一腔爱民之心守护着341平方公里上的30000余群众的冷暖,用自己的满腔热血谱写了一曲曲司法为民的乐章,法庭多次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全省模范法庭”、“先进法庭”等荣誉称号。
人民法庭受理的多半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案件,然而,官渡法庭的法官们认为,正是这些小纠纷,却关乎着千家万户的祥和,更关乎着辖区的稳定与安宁。
今年8月25日,对柳林乡公祖村74岁的罗学香来说是个难忘的日子,因为这天她从官渡法庭法官手中领到3600元“救命钱”,从此生活有了保障。罗学香先后生育有四子二女,其中三子二女均已结婚成家。她原和丈夫随一女儿住在一起,因家庭矛盾,她搬出和同村一“五保”户另住。后因所住房屋倒塌,“五保”户被安置到乡福利院居住,罗学香因不符合“五保”供养条件,居无定所,生活无着。由于其子女均不愿尽赡养之责,罗曾四处上访,今年7月,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罗将六子女告上
官渡人民法庭。
官渡法庭受案后,及时向六子女送达了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让承办法官气愤的是,四名儿子异口同声地以“无赡养能力”为由推卸责任,而两女则以“出嫁女儿不养老”等理由逃避赡养义务。
鉴于老人的特殊处境,法庭决定先予执行。即责令每个子女先给付600元,以解决老人生活及居住问题。然而,法庭的先予执行裁定书送达后,六子女均置若罔闻。为确保老人的生活尽快有着落,法庭决定采取强制措施。在法官做工作让大儿子带头履行先予执行裁定书时,他不仅不拿钱,反而百般叫苦。当法官从其住宅搜出一张2万元的存折时,他才低下了头,极不情愿地拿出600元现金取回了存单。在法律的强大威慑下,其它子女也如数交清了应当履行的款项,法庭也很快就案件作出了判决。
官渡法庭辖区面积广、人口居住分散,该庭充分认识到,如果所有矛盾都通过法庭来解决,不仅加大了法庭的审判工作量,也不利于及时化解纠纷。于是,该庭把指导基层调解组织提高调解能力放在突出位置,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今年6月28日,当官渡镇官渡街村民调主任王友华得知自己调解的案件因当事人反悔而上法庭得到确认后,握着庭长熊彩平的手激动地说:“没算到我们这些‘土法官’断的案法庭也认帐”!
今年农历正月20日,到河北武安一铁矿打工不到十天的官渡镇官渡街村蔡光林不幸遇难。经交涉,矿方一次性赔偿各项损失22万元,此笔抚恤金一直由蔡光林之妻徐梅保管,等蔡光林丧事办完后,蔡光林母亲闵运秀认为抚恤金里面应该有她的份额,遂到官渡法庭咨询,并欲起诉徐梅,法庭考虑到她们婆媳过去关系一直很好,为促进双方改善关系,遂委托村委会先进行调解,并告知万一调解不好后,可到法庭起诉。官渡街村委会收到法庭委托调解函后,迅速召集双方进行了调解。经过民调干部的努力,双方自愿达成了从安葬蔡光林后剩余抚恤金中给闵运秀分割10000元的协议。双方签字后,村委会为她们下发了调解协议书,并加盖了村委会民调专用章。而后,闵运秀听信他人鼓动反悔将徐梅告上法庭,要求从抚恤金中分割8.4万元。法庭审理后认为,闵运秀、徐梅婆媳双方在村委会主持下达成的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并不违背法律规定,遂判决确认该协议有效。
地处官渡镇境内的松树岭电站是竹山县利用世行贷款建设的一座大型水电站,电站年为县财政提供税收近千万元,为确保电站安全生产,官渡法庭作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
今年6月4日下午,在官渡镇收购油菜籽的竹山县楼台乡挡鱼村范某父子开着农用三轮车涉水通过堵河时,被上游松树岭电站临时发电放水的洪峰冲散。在当地干群的积极营救下,范某之子得救了,但范某因年纪大、体力不支被河水卷走溺水死亡。6月4日,范某尸体在竹山县田家坝镇境内被打捞上岸后,被死者亲属装棺连夜运往松树岭电站厂区,要求厂方承担赔偿责任,严惩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纠纷发生后,当地政府及时进行了调处,但未能达成任何协议,在这种情况下,电站不得已向官渡人民法庭求助。
官渡法庭接到求助电话后当即派出法官深入到现场,在全面掌握事情的经过后,会同其它部门经过一天零一夜仔细周到的思想工作和法制宣传教育,终于使二十余位死者家属认识到采取停尸闹丧这种过激行为解决问题的严重性和违法性,从而将他们导入到了依法解决问题的轨道。死者家属代表在自认行为错误和不妥之处后,要求相关部门从人道主义出发,先行解决部分打捞、安葬费用。在法官的积极协调下,死者所在地政府先行解决了2万元安葬、打捞费用。6月7日下午,死者家属将范某尸体运回原籍楼台乡挡鱼村安葬。一起剑拨驽张的纠纷很快得以平息,避免了矛盾的扩大升级,确保了县域重点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秩序不受影响,受到企业及当地政府的一致好评。

图片 1

近日,湖北省竹山县人民法院双台法庭法官来到该县楼台乡三台村,在被告佘某家门口开庭审理了一起抚恤金分割纠纷案。在法官不厌其烦地调解下,反目的翁媳二人终于言和,儿媳张某分得抚恤金8万元。
2010年3月29日,佘某的儿子在山西锰矿打工时死于矿难,矿方一次性付给家属25万元抚恤金,安置完后事尚余20万元抚恤金存入银行,佘某为了据为己有,加之儿子儿媳又是组合家庭,双方在一起生活较少,儿媳经常住居在娘家,故一直未将儿子死亡的消息告诉儿媳。儿媳知晓后提出分割抚恤金时遭到拒绝。一纸诉状将公公告上法庭,要求分割抚恤金。
面对儿媳的起诉,被告佘某则认为,自己已是70岁的老人了,身体也不太好,本来生活就有困难,唯一的儿子走了,以后的生活更加困难,说不定未来都没有人给自己送终。同时在他看来,儿媳还很年轻,将来肯定还会嫁人,一直不同意给付儿媳抚恤金。法庭考虑佘某行动不便,主动上门调查案情,并不厌其烦地对原、被告多次进行劝解。佘某老人被法官的认真负责所感动,庭审后翁媳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儿媳张某分得抚恤金8万元。至此,一起抚恤金分割纠纷得到妥善解决。

图片 2

近日,湖北省竹山县人民法院双台法庭成功调解一起因死亡赔偿金分割引发的亲情官司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死者的妻子及父母在法庭握手言和,及时化解了矛盾。
2009年2月,刚过完春节,竹山县双台乡茅塔寺村朱某就踏上了外出打工的行程。他要到江苏省一建筑工地干重活,想通过高风险的工作多挣些钱,让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丈夫在外打工,妻子刘某在家务农,公婆经常帮助儿媳干些家务,一家人相处融洽。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横祸突然降临到这个家庭。2009年冬月底,朱某不信遇难身亡。噩耗传来,全家人悲痛万分。经反复磋商,建筑公司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抚恤金等共计38万余元。人死不能复生,这笔赔偿金对受害者家属来说多少是个安慰。
亲人遭遇矿难身亡,已让家人陷入悲痛之中。围绕着抚恤金分割问题,亲属们又争得不可开交,最终对簿公堂——建筑公司的赔偿款由死者父母实际领取并掌控,死者妻子刘某对其应得款项协商未果后,一纸诉状将死者父母告上了法庭。承办法官在了解案情后,依法对该案多次进行诉前调解,均未取得结果,调解中,被告朱某情绪激动,并提出一些无理要求,调解工作一时陷入僵局。这时,法官凭借多年的审判工作经验,在对具体的数据进行计算后,多角度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明之以法,导之以行,让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从孩子的健康成长出发,站在孩子的立场多想想。“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有割不断的血脉,亲情是拿金钱也换不来的。”法官这样说道。
最终,在法官努力下,双方达成一致协议:被告同意当场一次性支付原告14万元,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原、被告对双台法庭的工作作出了高度评价“你们的工作真正的体现了司法为民,是真正的为民办事,为了不让我们的亲情被割断,你们辛苦了,我们感谢你们”。

3月18日,湄潭县人民法院第二人民法庭在兴隆镇大庙场村巡回审理了原告安某珍、任某国诉被告任某福、任某华、任某顺赡养纠纷一案,经过法官耐心调解,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有效解决了老人的吃穿用等问题,其晚年生活得到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